-

墨十一:【既然她消失與否,也是有人在意的,那我就不好繼續關著她出氣了,而且,要出的氣,昨晚也出的差不多了,再說了,曲雅婷這種人,讓她坐牢一輩子,纔是對她最大的報複,而且,經曆了昨晚動手打她的事情,我突然也意識到了,就算是報複了她,我的心情依舊很沉重,我雖然恨她,可是,我的小恪仍舊無法好起來,所以,我也不想因為這個惹麻煩了,我待會就讓朝景安排人,拿著證據送她去坐牢!】

白錦瑟看到墨十一這番話,心裡有些熨燙,也有些心疼墨十一。

很顯然,墨十一那麼恨曲雅婷,現在說的這番話,有真有假,說到底,她還是想安慰自己,就算是現在送曲雅婷去坐牢,她也不會難受。

可真的不會難受嗎?根本不可能,畢竟,小恪是因為曲雅婷這個罪魁禍首,才變成現在這樣的。

但是,同時墨十一知道雲子信在查曲雅婷失蹤的事情,也不想給白錦瑟和墨肆年惹麻煩,她是個很識大體的姑娘,所以,白錦瑟剛說完,她就主動提出,把曲雅婷送進去坐牢。

白錦瑟心裡感動又心疼,她眸子閃了閃。

白錦瑟:【就憑你跟朝景手裡的證據,曲雅婷坐牢,那是板上釘釘的,雲子信就算是再在乎曲雅婷,也把她撈不出去,至於牢裡麵的事情,雲子信也插不上手,我可是聽說,牢裡窮凶極惡的人不少呢,曲雅婷這種人,喜歡仗勢欺人,但她自己冇多少本事,到時候,頭一個被收拾的就是她!】

墨十一:【錦瑟,我明白你的意思了,你放心,我很快就安排人去報警!】

當天下午,白錦瑟就聽到訊息,曲雅婷被警方帶走了,而那些證據,也落在了警方手裡,現在正在覈實,如果證據無誤的話,曲雅婷肯定要坐很久的牢。

而且,隻要罪名成立,刑期確定,曲雅婷估計就會被送去服刑的地方。

白錦瑟知道這些事情後,也冇怎麼在意,倒是晚上下班的時候,她看見,雲子信進了工作室附近的警局。

白錦瑟掃了一眼,也冇有怎麼放在心上。

結果,等白錦瑟回到家裡,就聽墨十一說,雲子信找不到曲雅婷,他聯絡不上曲雅婷已經24個小時了,所以,他這會去警局那邊報警了。

一般失蹤24小時後,就可以立案調查了。

隻不過,可惜的是,雲子信把曲亭的訊息說出來,就跟警方抓獲的曲雅婷資訊對上了。

警方告訴雲子信,曲雅婷涉嫌多起犯罪行為,現在證據確鑿,已經被抓了。

雲子信當時五雷轟頂,聽到曲雅婷的真實身份,整個人都懵了。

他對曲雅婷是真心的,不然,也不會養對方那麼久,隻不過,很明顯,曲雅婷當初告訴他的身份資訊是假的。

可就算是假的,這麼久以來,雲子信對曲雅婷已經產生很濃烈的感情,他根本放不下曲雅婷,據說,雲子信當場就要求見曲雅婷,隻不過,曲雅婷現在是罪犯,雲子信要想見她,不僅得申請,而且,如果想給雲嫣減輕罪責,還得請律師來做辯護。

雲子信心裡急著見曲雅婷,但是,他再著急,也隻能按照相關手續來。

墨十一比較關注曲雅婷那邊的動靜,所以,雲子信申請見曲雅婷的事情,那邊剛有動靜,她就得到訊息了。

白錦瑟聽完墨十一的話,忍不住抱了抱她,輕聲安慰:“十一,你放心,她會得到應有的懲罰,就算是雲子信出手幫忙,曲雅婷也不會判的太輕!”

墨十一抬頭看了一眼白錦瑟,點了點頭:“我知道了!我回去看看小恪。”

墨十一說罷,就回房間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