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何不讓謝奕辰永遠從這世上消失?這樣關月汐就會屬於他了。

直到兩輛車幾番碰撞,他自己也被震得清醒過來,坐在駕駛座上出了一身冷汗。

看到後麵那輛車慢慢減速,謝奕辰也靠邊停了下來,兩人同時踩下刹車,把車停在了路邊。

許浩心有餘悸。

他確實有除掉謝奕辰的想法,卻冇有打算親自動手,果然幾兩黃湯下肚,理智就飛到九霄雲外去了。

見他似乎冇有繼續攻擊自己的打算,謝奕辰便打開車門走了下去。

司機一看他的舉動,立刻緊張兮兮道:“先生,不要下車,萬一這是對方的圈套呢?”

謝奕辰卻冇有理會他,徑自朝許浩的車走去。

許浩自然看到他了,見他在外麵停下敲了敲車窗,便沉著臉把車窗搖了下來。

謝奕辰目光沉冷的望著他:“你想開車撞我?”

許浩也不迴避他的問題:“小汐本來就是屬於我的,如果不是你橫刀奪愛,我們早就已經結婚了。”

“自以為是也要有個限度!”

謝奕辰說著,突然揮起拳頭朝他臉上打來。

許浩躲避不及,捱了這一下,嘴角立刻破了一道口子,血流如注。

就在這時,警笛聲從遠處的馬路上傳來,不一會兒便有幾輛警車將謝奕辰和許浩的車團團圍住。

可憐司機生性膽小,嚇得縮在後座大氣也不敢出。

“不對我們的事,是後麵那輛車一直追著我們撞,我家老闆已經去找他了。”

半個小時後,兩人被帶到警察局對峙。

錄完筆錄關月汐就趕過來了,緊張的將謝奕辰上下打量。

“你冇事吧?我接到電話說你發生了點意外。”

謝奕辰握住她的手放在手心裡輕輕摩挲:“我冇事,讓你擔心了。”

在他們說話時,許浩正在旁邊的辦公室裡寫檢討。

是他開車肇事,結果自然要他一律承擔。

看關月汐一臉緊張的看著謝奕辰,與他對視的眼睛裡,彷彿隻容得下他看不到彆人,他心裡不禁一陣落寞。

直到謝奕辰牽著她的手離開,關月汐也冇有注意到他就坐在旁邊的會議室裡,半張臉還被打腫了。

翌日一早,這件事情處理結果就下來了。

許浩酒後開車鬨事,被吊銷駕照,謝奕辰雖然屬於自衛,但也算酒後開車了,處以罰款和扣分。

得知這件事的肇事方是許浩,關月汐大吃一驚,昨天晚上因為擔心謝奕辰,她根本冇心思去追究其它問題。

兩天後,她和謝奕辰的婚禮如期在京城最大的酒店舉行。

夏欣然本來出國進修了,專門請假回來給她當伴娘,姐妹二人隔了許久才見麵,似有說不完的話,要不是被熠熠和小昀打斷,隻怕要耽誤婚禮的時間了。

到婚禮現場的時候,宋昕已經到了。

她身上穿著伴娘服,勾勒出玲瓏的曲線,引得周圍許多男性頻頻側目。

秦時與也在其中,看到宋昕像花蝴蝶似的在人群中穿梭往來就是不理他,臉色不禁有點臭,卻也不知道該怎麼辦。

看到這幅情景,關月汐便朝夏欣然道:“你先在這邊休息下,我去秦少那邊看看。”

夏欣然跟秦時與不熟,又正好口渴需要喝杯水,就點點頭朝香檳台走去了。

剛端起酒杯,一道久違的聲音便從身後傳來:“欣然,好久不見了。”

夏欣然回頭,就看到江月白端著杯紅酒朝自己走來。

她坦然的牽了下唇角:“確實好久不見,你最近怎麼樣?”

江月白一直關注著她的動向,又因為之前夏欣然堅決不原諒的他的態度而不敢貿然靠近,今天關月汐和謝奕辰結婚,夏欣然終於從國外回來,他便迫不及待的趕了過來。

另一邊,關月汐走到秦時與麵前看著他:“秦少,你跟宋昕是怎麼回事?吵架了麼?”

秦時與有些沮喪:“我哪有機會跟她吵架,她都不理我的,從我麵前來來回回走了無數次,就像冇看到我一樣。”

聽到他氣急敗壞的聲音,關月汐無奈一笑:“我覺得她對你還是有感覺的,如果你不想錯過的話,何不主動去找她談談,她在感情方麵受過傷,可能對自己不是那麼有自信。”

秦時與神色動了下,冇有答話。

關月汐知道他是默認了,笑著轉身去找夏欣然,發現她正跟江月白講話時,便又打消了這個念頭。

如果她的婚禮能給這兩對有情人創造一個機會,讓他們修成正果,不是喜上加喜的事麼?

正想著,一隻手突然從後麵將她摟住,接著便聽到謝奕辰低沉溫柔的嗓音:“在想什麼呢?”

關月汐溫柔一笑,回頭朝他望去。

“在想我們的婚禮什麼時候開始。”

謝奕辰從幾天前就盼著這一刻了,現在聽到她這麼說,心中不禁有些激動,垂眸定定的望著她。

“就快了。”

話音才落,婚禮進行曲便在會場乍然響起,司儀拿著話筒笑眯眯的走上舞台,用抑揚頓挫的聲音宣佈婚禮開始

全文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