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剛纔在酒席上也喝了一點,不過有公司的另兩位主管擋著,還冇有醉到不省人事的地步,隻是上車後還是忍不住閉上眼睛小憩起來。

直到汽車駛離鬨市區,朝淩雲山莊的方向開去,街道兩旁才變得空檔起來,交通也明顯順暢了。

看到謝奕辰似乎睡著了,司機便下意識加快了車速,好儘快結束這一天的工作。

不料在經過一個住宅區後,他突然發現後麵多了一輛車,始終保持著十到十五米的距離跟在他們身後,一直行駛了好幾公裡。

司機忍不住有些狐疑,朝後視鏡裡看了兩眼,發現對方的車也很高檔,並不像什麼亡命之徒,才又放鬆下來。

哪知才放鬆了不到一分鐘,就感覺車身重重一震,碰的一聲響也從耳邊傳來。

他嚇了一跳,趕緊朝後視鏡裡看去。

在後麵假寐的謝奕辰也被驚醒,聲音有些渾濁的道:“發生什麼事了?”

這時司機也發現後麵跟著的那輛車不知什麼時候像發了瘋一樣,撞了他們的車一下後又拉開一段距離,加快速度朝他們衝過來。

“先生,後麵那輛車好像是要撞我們啊!”

聽到司機的話,謝奕辰也跟著朝後視鏡裡看了一眼,看清後視鏡裡的情景後,立刻警醒過來。

‘碰——’

就在這時,一聲悶響突然從後麵傳來,接著便見司機的身體猛然朝前一傾,額頭重重磕在方向盤上。

“哎呦!”

司機跟方向盤來了個親密接觸,又被安全帶重重拉回來,整個人頭暈眼花,又感覺有什麼熱熱的東西順著額頭流了下來,一時也有些慌神。

“先生,我們好像遇到麻煩了!”

聽到他緊張的聲音,謝奕辰立刻從前排中間的縫隙擠過去,從他手中接過了方向盤。

司機被撞得頭暈目眩,反應過來後便專注的觀察著後視鏡。

“先生,他又要來了。”

聽到他的提示,謝奕辰立刻命令道:“踩油門。”

接著手上一轉方向盤,汽車便朝著一條岔道開了過去。

“你起來,讓我來開。”

司機艱難的解開安全帶起身,把駕駛座的位置讓給謝奕辰。

謝奕辰接過司機的位置後,腦子立刻飛快的運轉起來。之前他跟關月汐冇有和好的時候,曾經見過幾次許浩的車,雖然印象有點模糊,但他還是可以肯定,後麵那個開車撞他的人,就是許浩。

兩輛車在出城的馬路上你追我趕,謝奕辰把車速越提越快,許浩也在後麵緊追不捨。

司機在後麵簡單處理了一下傷口,發現自己流了不少血,立刻忍不住爆粗口。

“特麼的這是誰呀?想搞謀殺嗎?”

謝奕辰朝他看了一眼,冷靜的道:“傷口處理好了就快打報警電話,發什麼愣!?”

秘書立刻反應過來,第一時間給派出所去了電話,把他們在馬路上被人襲擊的事告訴了警察。

身後,在汽車裡追殺謝奕辰的許浩已經紅了眼。

他其實本冇有打算這樣做的,隻是在樓下等待的過程中恰好遇到一個大學同學,兩人在談論過往時光的時候又提起了關月汐,他忍不住借酒消愁喝了幾杯。

後來同學走了,把他一人留在車上,又恰好看到謝奕辰從樓上下來,於是就迷迷糊糊開著車跟了過來。

他一邊尾隨謝奕辰,一邊想著今天在網上看到的婚紗照,心裡的怒意就止不住的上湧,結果就搞成了現在這幅局麵。

反正撞都已經撞了,他忍不住惡向膽邊生,冒出一個惡毒的念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