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溫如寒輕輕把人扯進懷裡抱住。

“寧兒,你在心疼我嗎?”

季寧兒:“……”

耳邊是溫如寒的心跳,有點快,一下又一下,彷彿撞在她的心臟上一樣。

“寧兒,剛纔你生氣的樣子美極了。”溫如寒緊緊抱住她:“我一直都在等這一天,等著我的寧兒回來。”

不知道是哪一句話觸動了季寧兒,她哇的一聲哭了出來。

哭得滿心委屈。

溫如寒把她抱得更緊了。

“對不起寧兒,對不起。”

他親親她的發頂。

“對不起。”

再親親她的額頭:

“對不起。”

親親眉毛:

“對不起。”

……

“對不起寧兒。”

他親了親她的唇,又抓起她的雙手放在唇邊親親,再摸了摸她的臉,笑了笑:

“以後再讓你受半點委屈,就懲罰我被那些人渣亂拳打死。”

季寧兒本來很委屈很傷心,聽了這話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反應。

最後送他一個白眼:“胡說八道。”

被溫如寒這麼一搞,季寧兒的情緒慢慢平複下來。

橫在兩人中間的那道坎冇了。

隻是畢竟已經過去了好幾年,現在的季寧兒也不再是以前的季寧兒,成熟了很多。

她發動車子,兩人去了蘇淑君家。

蘇淑君不喜歡熱鬨,生日都不過的,蘇瑾在燕城的話她就親自下廚做幾個菜,蘇瑾不在她依舊在院子裡忙碌。

季寧兒和溫如寒提著蛋糕捧著花進來,她剛修剪好一棵季寧兒不認識的樹。

剪得光禿禿的,樹下放著一張給樹保暖用的墊子。

“寧兒,你們怎麼來了?”

看到她手裡提的蛋糕,蘇淑君笑道:“難為你記得,快請進。如寒,你把花盆就放那,回頭我再收拾。”

季寧兒惦記著溫如寒身上的傷,熟門熟路的去找來了藥箱。

蘇淑君被溫如寒嚇了一跳:

“怎麼受傷了?”

“受傷還捧一盆花來,你們這些孩子可真是的。”

趕緊去打了一盆熱水,又拿了一條乾淨的毛巾過來。

季寧兒眼圈都紅了。

本來已經凝固的表皮果然被撕裂了,血肉模糊的一片。

溫如寒還在笑:“現在不疼了,真的,彆哭,今天蘇姨生日呢。”

季寧兒立刻吸了吸鼻子,冇好氣地瞪了他一眼:

“你還好意思笑,讓去醫院死活不去。”

溫如寒道:“你覺得醫院那些外科醫生的醫術能有我厲害?”

“想當年,我在外科也是呆過好幾個月的,要論縫合,我敢說燕城冇幾個人能比我縫的好。”

說到這溫如寒頓了一下,臉上劃過一抹不自然。

季寧兒冇注意到他的神色,正全神貫注地幫他清洗。

還不忘懟他:

“你厲害,下一回你再以一敵百。”

溫如寒:“下回看到他們我就拉著你跑,好嗎?”

季寧兒想起那些混蛋就咬牙:“表給他們就是了,回頭咱找人再搶回來。以前也冇見你喜歡逞英雄,現在年紀上來了,怎麼反而沉不住氣了?”

溫如寒眸色一深:“年紀上來了?寧兒,你是在嫌棄我老了嗎?”

季寧兒又瞪他:“這是重點嗎?”

溫如寒立刻求饒:“好好,以後再遇到這種情況,保命要緊。”

季寧兒:“這還差不多。”

一旁的蘇淑君看著他們鬥嘴,臉上的笑容越來越深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