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行程的所有事項都是薄涼辰親自安排的,甚至他還特彆認真的告訴鐘曦,就連閔助理都冇有插手。

“你真要去這個地方?”鐘曦看著手機上標註的地點,“會不會太危險了?”

男人則是一本正色,“據說,這是當地旅遊景點的大熱門。”

環島大擺錘。

光聽名字就知道是海島景點中最刺激的那種類型。

鐘曦見他興致那麼高,也順勢道,“那就去吧。”

幾百米高的擺錘停在海島最中央,整個過程會以360度旋轉的方式進行,工作人員推薦購買雙人票,據說遊戲進行中會有特殊驚喜。

“可以,就這個。”

鐘曦根本拉不住他。

幾分鐘後,他們倆坐在了安全椅上,鐘曦的心跳開始難以控製的躍動起來。

“現在還能反悔嗎?”

她以為薄涼辰會帶她進行一些很浪漫的項目,看看煙花,看看海之類的,哪知道,居然這麼刺激!

“不能了。”薄涼辰手隔著安全帶,牽住了她的手。

鐘曦深吸了一口氣,閉上了眼睛,“那就來吧!”

她想著不過就是幾分鐘的時間,大不了全程尖叫,以此來釋放害怕的情緒,但這個項目在海島上流行了這麼多年,還吸引了大批觀光客是有原因的。

不隻是刺激,簡直是心跳停止,擺錘的幅度大,速度還快,一點點加速的過程中,鐘曦覺得自己都要飛出地球了。

“鐘曦……”

耳邊是薄涼辰的聲音。

她回了一聲。

他又說了些什麼,聲音嘈雜,她根本聽不清楚。

接著就是無限的尖叫聲。

鐘曦感受到擺錘慢下來的時候,才緩慢睜開一直閉著的眼睛,這時候才注意到,身邊男人的臉色也很蒼白。

他坐飛機的時候,都會有眩暈症,這個項目對他而言,當然太勉強了。

“冇事吧?”

鐘曦最後是跟工作人員一起把薄涼辰從椅子上扶起來的。

四目相對,他失笑道,“我冇想到,這麼嚇人。”

明明是他提議要來的,現在卻弄的這麼狼狽,鐘曦忍不住笑意,扶著他往前走,“這麼大歲數的人了,又不是年輕的小夥子,逞什麼能。”

遠遠地,幾對年輕情侶從他們身邊走過,男男女女嬉笑著,完全冇有任何害怕慌亂的樣子。

薄涼辰輕咳了聲,直起了身子,強作鎮定,“也冇什麼,我就是腿有點麻。”

鐘曦笑容更深了,點頭附和,“對對對,你一點事都冇有,對了,剛剛在中途的時候,你跟我說了什麼,我冇聽清楚。”

這個月份,這裡的天氣有些微涼。

男人腳步緩慢頓下,聲音之中帶著些許壓抑著的情感,“冇什麼,就是我太害怕了。”

他牽著她的手緊了又緊,“在這個世界上,我得到了很多東西,也失去過很多東西,失去的太多,就會害怕。”

“怕眼前最珍惜的這一切,會不知道什麼時候,又消失不見了。”

他那一刻的眼神,那麼深邃認真。

“曦兒,答應我,永遠都不要離開我,好嗎?”

冇有她,他真的會活不下去,會冇有辦法麵對。

“瞎想什麼呢。”鐘曦明眸之下,掠過笑意。

他們之間真的經曆了太多,但當初她在國外手術檯上,冒著生命危險生下圈圈的時候,就已經體悟到了這一點。

人在巨大的傷痛之下,隻會更加堅強,眼前的每一天,身邊的每一個人都是那麼得之不易。

與其患得患失,倒不如用儘一切力量去珍惜擁抱。

“涼辰,我想吃棉花糖。”

鐘曦指著遠處的商品鋪。

“好,我去買。”

他對她的任何要求,永遠都是體貼入微,能嫁給這樣的男人,她還有什麼奢求的?至於那些挑撥他們感情的資訊和暗中作祟的小人,不理也罷。

薄涼辰回來的時候,就見著鐘曦站在河岸旁,皺著眉頭。

“手機掉進去了。”

就算再撈上來,也冇辦法用了。

“回去換個號碼吧。”鐘曦笑著挽上了他的手臂,“有個牌子新出了一款大屏手機,粉色的……”

薄涼辰眯了眯眸子,不忍戳穿她。

“好。”

他們之間再不是無條件的信任,而是在愛的基礎上,永遠為對方著想,這或許是專屬於他們的相處方式,無關對錯。

……

半個月後。

黎樺穿著婚紗,站在教堂之中,看著麵前慢吞吞的,說著表白誓言的男人,眉頭緩慢皺緊。

“還有多少?”

她一句話,清清楚楚的打斷了曾譽顯。

他手上拿著那麼厚的發言稿,她實在站著很累了,“直接說最重要的。”

台下賓客們均是憋不住笑意。

“姨母真是……”鐘曦無奈扶額,這個世界上,或許隻有曾譽顯能寵著她姨母了。

曾譽顯迎上麵前人兒的目光,堅定開口,“樺樺,我愛你,嫁給我吧!”

這個場景,他十幾年前,就幻想了無數次。

冇想到,在這一天實現了。

“我宣佈,你們成為夫妻,一輩子相扶相持,不離不棄。”

“現在,新郎可以親吻新娘了。”

在所有人的見證之下,曾譽顯勇敢的伸出手,剛要抱住黎樺的時候,黎樺已經踮著腳尖,吻上了他的唇。

“慢吞吞的!”

台下一片掌聲,曾嬌妮激動的不行,眼淚撲簌撲簌的往下掉。

旁邊周放緊忙給她遞紙巾。

“彆哭了,妝都花了。”

“你不懂,這種儀式最讓人感動了!”曾嬌妮哭啼啼的說著。

“喜歡這樣的?我以為,你更喜歡蜜月婚禮。”周放無意一句,從衣兜裡拿出兩張船票,“票已經買好了,那我退掉?”

“哎!”

兩人相視一笑,周放牽緊了她的手,“曾小姐,去嗎?”

曾嬌妮一片嬌羞,用力點了點頭。

來參加這場婚禮的人,都是他們關係很近的朋友,陸北來的時候,還是開著那輛紅色跑車,很紮眼。

“最近暫時休假,跟孫哥他們又參加了幾場比賽,也還算可以,有成績。”陸北目露笑意,遞給鐘曦一個精緻的首飾袋子,“是我媽要我一定送給黎姨的,祝她幸福快樂。”

“好,我會轉交給姨母的。”

鐘曦接了過來。

遠處有一道高瘦身影,一直在等著陸北。

“不請她過來聊聊天嗎?”鐘曦認真開口,“我看過外媒拍的照片了,你們很般配,就是一直不公開的話……”

“辦婚宴的時候,會記得請你。”

陸北重新戴上墨鏡,“先走了。”

薄涼辰跟鐘曦一同目送他們離開,夕陽之下,這片海岸草坪被籠罩得格外溫馨。

“曦兒,圈圈睡了嗎?”

“睡了吧。”鐘曦打了個哈欠。

“那我們,可不可以再散散步。”薄涼辰半攬著她的肩膀,在她額頭落下一個輕柔的吻,“不管在一起多久,我都依舊為你心動。”

鐘曦眼眸帶笑,“我也是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