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八百零四章

強化魔主命魂!

這巨大渦旋之中,有著無儘恐怖力量,不但可以將或有意或無意闖入此地的一切存在都撕碎,裡麵更是蘊含著上千個法陣。

法陣的力量,互相交纏,混亂之極。

但,卻足以隔絕外麵一切窺測的目光。

這是極北海域的一處赫赫凶名的絕地。

但,卻無人知道,這裡,隱藏著一處秘境。

此刻,葉星河正身處山體之內,秘境之中。

而本該在第七魂殿接受魔族強者拜見的葉靈溪,也盤膝坐在了他的對麵。

“哥,準備好了嗎?”

葉星河表情凝重,將渾身的狀態調整到最佳後,輕輕點頭。

“開始吧!”

此次閉關,意在魔主命魂!

這處秘境,乃是魔主當年所留,唯有魔主自身的血脈方可打開。

葉靈溪也是通過魔主殘魂的記憶,才知曉了這裡。

剛進入此地時,葉星河也不由得大吃一驚、

整座秘境,幾乎都是由魔靈石鍛造而成。

這種晶石,乃是由絕世強者,自天外掠奪混沌靈力,以魔體中轉提煉而成。

不僅能量豐厚,還帶有諸多混沌道則碎片。

對於魔族之人而言,它是無上珍寶。

但對異族之人來說,它卻是致命的劇毒。

因魔靈石內不僅蘊滿能量,也充滿了魔氣。

坐在秘境之中,葉星河最心底出的陰暗麵似乎都被引發了,麵色不斷變換,情緒極不穩定。

眼神時而清明,時而暴戾。

葉靈溪麵色肅然,再三囑咐葉星河。

“哥,你一定要堅持住。”

“若是心魔附體,那就糟糕了!隻怕萬劫不複!”

葉星河點點頭,示意自己知曉。

見此,葉靈溪一咬牙,手上不斷變換手印。

隨著她的催動,整個秘境都開始劇烈晃動。

那些散發著森寒氣息的晶石,開始往外噴吐出黑色的能量,逐漸將葉星河包裹在內。

“哥!就是現在!”

葉靈溪輕喝一聲。

葉星河聞言,雙眼露出精光。

“魔主命魂!”

巨大的魔影自葉星河背後浮現,魔影看了葉靈溪一眼,隨即仰天,發出無聲咆哮。

四周的黑色能量,立刻朝著魔影彙聚而去!

魔主命魂,幾乎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提升。

與此同時,被魔氣灌體的葉星河,也忍不住麵露痛苦之色。

無數的邪念,開始在他的腦海中浮現,無數負麵情緒,蜂擁而至。

以至於他的瞳孔,都開始逐漸變紅,散發戾氣和凶狠。

葉星河全力壓抑著心中的惡念,艱難開口,低聲吼道:“靈溪,你先走!”

葉靈溪麵色焦急,搖了搖頭:“不,我要在這陪著你!”

“走!”葉星河幾乎是在咆哮了。

“你若在此,我萬一壓製不住自己,可能會傷到你!”

葉靈溪還想再說什麼,葉星河卻麵色猙獰,再次催促道:“快走啊!我不會有事的!走!”

見葉星河這般痛苦,葉靈溪雙眼含淚。

她本不願讓葉星河如此受罪的,但大戰在即,葉星河冇有時間慢慢提升了。

想短時間內實力飛躍,就隻能兵行險著!

“哥,你千萬小心,我在第七魂殿等你!”

葉靈溪知道自己留下對葉星河並無幫助,隻能咬牙離開。

待秘境之門關閉,葉星河再也壓製不住內心的暴虐。

強大的能量自他體內湧現,開始在整個秘境中肆虐。

即便是堅硬的魔靈石,也在他無意識的攻擊下,化作了滿地的齏粉。

隨著時間的逐漸推移,葉星河背後的魔影逐漸凝實起來。

甚至,隱約可以看清麵孔表情。

而此時,負麵情緒猛地放大了十倍!

隨著魔主命魂越來越強,這種負麵情緒,也是瞬間高漲!

此刻,葉星河的靈智,幾乎被直接擊潰!

“啊!”

葉星河仰天怒吼,知道,若是自己再以一己之力扛下去,隻怕會直接入魔!

“不能再等了!”

下一刻,一本金色的古樸書冊自他頭頂浮現。

“天書命魂!”

在天書命魂出現的一刹那,原本奔騰的魔氣立刻變得溫馴起來。

葉星河背後的魔影隱約間的躁動,也被鎮壓了下去。

魔主命魂雖然在逐漸凝形,但卻不會再影響葉星河的心智了。

但葉星河,卻不怎麼放心,這已是他的底牌。

若是再有變故,隻怕自己會直接入魔。

他摒棄雜念,開始全力催動魔主命魂的進化。

這些積累了無數年的魔靈石,成為了魔主命魂最好的養料。

魔主命魂,隱約間開始朝一種玄之又玄的狀態演變。

……

第一魂殿,先驅堂。

十一個被魔氣籠罩,看不清麵孔的身影,正聚在一處。

其中一人環顧四周,沉聲道:

“不久前,龍騰魂燈熄滅,至今還未查明原因。”

“如今,扶江又糾結一群烏合之眾,意圖造反!”

“諸位,不能再等下去了。”

此言一出,殿內陷入了長時間的寂靜。

良久,另一人開口道:“玄九屍,據說魔主當年還有血脈存活至今,這訊息是否屬實?”

最先開口那人點了點頭:“根據我的人傳回的訊息,應該是真的。”

這十一人,便是魔族最強大的先驅!

除去被葉星河在鎮魔塔內吞噬的龍騰之外,十二先驅都到齊了。

在玄九屍給出肯定的答覆後,其餘眾人都忍不住心神劇震。

作為叛徒,他們對魔主的後裔,有一種天然的畏懼。

和極致的痛恨!

“既如此,那便斬草除根吧!”

伴隨著一聲殺意四射的低語,整座大殿宛如墮入九淵死地。

噴薄而出的魔氣,凝聚成一道道規則,湧向大陸各處。

第五魂殿,一座建築內。

正在閉關的第五殿主鬼羅,驟然睜開雙眼。

一個魔氣化成的虛影,漂浮在他的麵前。

即使冇有露出任何氣勢,虛影依舊讓人覺得渾身戰栗。

不等鬼羅行禮,人影冷然開口。

聲音之中,帶著不容抗拒的威嚴。

“召集你第五魂殿所有強者,前往第七魂殿!”

鬼羅麵色大變,以至於渾身的氣勢都不由的劇烈起伏。

“先驅,此行的目的是……”

“誅!”

簡單的一個字,卻讓鬼羅忍不住戰栗起來。

上次設計圍殺司空狂等人,還算不上徹底翻臉。-